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左权牺牲后,彭德怀为他写碑文、报仇,照顾他的女儿左太北

时间:2022-10-07 22:06:22 | 浏览:439

这是朱德元帅对他的老战友左权将军的评价,也是左将军一生的真实写照。作为黄埔一期的高材生,年纪轻轻就有着伏龙芝军事学院的留学背景和十几年的大战指挥经验,左权本可以在“蒋校长”旗下谋得一份高官厚禄,却只为心中的信仰,死心塌地地追随红军踏雪山过草

这是朱德元帅对他的老战友左权将军的评价,也是左将军一生的真实写照。

作为黄埔一期的高材生,年纪轻轻就有着伏龙芝军事学院的留学背景和十几年的大战指挥经验,左权本可以在“蒋校长”旗下谋得一份高官厚禄,却只为心中的信仰,死心塌地地追随红军踏雪山过草地,强渡大渡河,攻打腊子口,于直罗镇全歼东北军两个师,把“张总司令”彻底打醒,制定百团大战,海内成名。

除了这些骄人的战功外,更让人敬佩的是左权牺牲后,他的老战友彭德怀所做的一切,无不在诠释着,革命友谊的纯粹。

1942年5月15日,在日军的疯狂进攻下,我太行山根据地已是岌岌可危,负责指挥部队断后的左权将军深知自己一家三口将要凶多吉少,于是给妻子刘志兰写下一封诀别信。

信中再三说道:“时局有变,你可以任意处置太北。”

这封信是在左权牺牲的前10天写的,信里所说的太北,是他心爱的女儿。

图|左权和女儿左太北

初为人父的左权,一直视女儿为自己的心肝宝贝,对小家伙极是挂念,在他给妻子刘志兰写的11封家书中,前10封都是对女儿的牵挂和爱惜,唯独最后一封诀别信,却叫妻子可以“任意处置太北”,还特地在信中对这句话加以重复,其意思就是,如果到了最后关头,他允许妻子放弃心爱的女儿,将她送给老乡也好,舍弃也好,总之,不要给组织添麻烦,不能为了保住他的女儿,影响到其它同志的安全。

这是左权将军在危难时刻交代给妻子的最后一件事,这个决定看似残忍,可在那战火纷飞的年月,为了民族存亡而抛下骨肉的共产党人又何止他一家。

1942年5月25日凌晨,一场激烈的战斗在山西辽县(今左权县)展开,日军集结了3万多兵力,兵分五路奔袭八路军总部,数千干部战士被包围于辽县麻田以东的南艾铺一带,在突围过程中,左权指挥部队为根据地的数十万军民垫后,不幸被敌人炮弹击中壮烈牺牲,诠释了一代名将的荣光,将自己的一腔热血洒在太行山脉的十字岭。

当左权以身殉国的噩耗传来时,中央领导和华北千百万军民十分悲痛,作为生死与共的老战友,彭德怀更是五内俱焚。

当年10月,晋冀鲁豫边区军民在涉县公祭左权将军,彭德怀在《左权同志碑志》碑文里写道:

那年,左权年仅37岁,而他心爱的女儿才2岁。

左权牺牲后,党组织第一时间全力保护他的遗孀和女儿,刘志兰被安全转移,在后方保育院中的左太北也被精心呵护了起来。

图|左权将军一家三口合影

小太北天生就与她父亲一样,聪明可爱,极讨人喜欢,刚进保育院不久,就和刘太行(刘伯承长子)等小朋友玩在了一块儿。

那时的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已经牺牲了,也不明白这群来看她的叔叔伯伯们为什么表情都那么凝重。

一向以硬汉著称的彭德怀红着双眼,暗暗握拳,他和左权是多年老友,战友惨死在日军围剿中,这个仇必须得报。

彭德怀说话向来是一口吐沫一个钉,得知那日偷袭我军的是日军第36师团“益子挺进队”后,彭德怀一直派人调查这支部队的去向。终于在1942年12月,也就是左权牺牲的7个月后,他得到情报,“益子挺进队”的一个小队要在春节期间赶往祁县参加一个庆功会。

这时的八路军正处在最困难的时期,部队经历了日军三次围剿后已经大伤元气,连总部周围能抽调的作战部队也已经不多了。

再怎么困难,这批日军也一定要杀!不光是为了给死去的战友们报仇,还要让日本侵略者和那些投降派知道,共产党人对待侵略者和卖国求荣的走狗,向来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以当时彭德怀身边能抽调的部队实力,想强攻县城肯定是不行,即便能打下祁县,也无法阻止日伪军四面八方的增援部队。

于是,彭德怀决定派一只精锐化妆成老百姓,潜入县城暗杀这批日军。

而想要装成百姓潜入县城就不能携带武器,于是,彭德怀在手中仅有的几支队伍里抽出30名骨干组成了暗杀队,并让警卫团的格斗能手刘满河给这30名战士进行徒手格斗特训。在经过两个月的秘密训练后,暗杀队秘密潜入县城,趁着“益子挺进队”正得意忘形地庆祝之时,一拥而上,用匕首将他们悉数杀尽。

老友的仇算是报了,然而,他的女儿要怎么办呢?太北还不到3岁,而她的母亲刘志兰也才25岁,一个年轻的母亲带着一个年幼的女儿,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呢?

彭德怀主动担当起了父亲的角色,彭德怀向来性格耿直,对手下人那是如钢铁一般,然而对太北这个女儿却是绕指柔。

左:彭德怀,右:朱德

彭德怀一有空,就会带太北出去玩,将自己所有的关心都给了这个女儿,平时,大家看到的彭德怀都是一脸严肃、威严的样子,唯独在小太北面前,彭德怀却是笑意满满。

也只有这个女儿,敢在说一不二的彭德怀面前撒娇耍赖,有一次彭德怀带她逛街时,小太北的目光被路旁书摊的一本小人书吸引了,停住脚步喃喃地想要买这本小人书,彭德怀细看之后发现那是一本教授妇女现代接生方法的小人书,根本不适合小孩看,于是想带着小太北继续走。

发现伯伯不给买,小太北先是恋恋不舍的小声念叨,后来索性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她这一哭可算直接击中了彭德怀的要害。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彭德怀也只能认了输,哭笑不得地给她买了那本小人书,直把她哄乐了,“父女”俩才其乐融融地回了家。

那本教授妇女接生方法的小人书也成了左太北有生以来的第一本书,后来左太北每每想到那本小人书,都不禁苦笑,但心中总会有一股暖流滑过。

左权牺牲后,彭德怀就当起了父亲的角色,每次从前线回来,都会给太北带回不少好吃好玩的,将她接到自己家照顾,

时光荏苒,转眼间全国已然解放,左太北也到了该上小学的年纪了,左太北进入了专门为前线军人子弟创办的寄宿制学校北京八一小学。

随着学识的增长,左太北知道了更多关于父亲的事迹,尽管对父亲的记忆和样子越来越模糊,但父亲的形象却越来越清晰。

毛主席称赞“左权是神枪手,两杆子都硬的将才”。在父亲牺牲后,毛主席还破例将他所在的县城辽县改名为“左权县”,并下命令说:“除了左权,谁也不可以再把名字作为县城名。”

1952年的六一儿童节,一直关心着下一代成长的毛主席来到北京八一小学看望孩子们,左太北等七名同学代表全校师生向主席进献了花环。之后,毛主席亲切询问学生们的学习和生活的情况,主席轻声问太北:“你叫什么名字”。

左太北乖巧地答道:“我叫太北。”

“为什么太北呢?”毛主席觉得这名字挺奇怪,好奇问道。

太北镇定地回答道:“是我爸爸起的名字,我生在太行山北边。”

看这小女孩的年纪也就十二三岁,毛主席知道她出生的时候太行山还是我军的抗日根据地,能给女儿起这样一个名字,想必她的父亲应该是我军的某位将士。

想到这里,毛主席更是亲切了许多,便问你的爸爸是谁,此时左太北黯然答道:“我爸爸是左权。”

知道是左权的女儿后,原本笑容和蔼的毛主席脸上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紧握着左太北的手沉默良久后,终于缓缓开口问她家里的生活情况和学习情况,又问她家里是否有困难?

图|毛主席和左太北合照

看着老战友的女儿回答家中一切安好,自己学习和生活也不错后,毛主席总算